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

战地日记连载(十一)

亮剑老山2018-06-25 01:09:00

原汁原味的战地日记,敬请大家点击页面上方的

“亮剑老山”,给予关注!


战地日记连载(十一)


【??仗怎么打,兵就怎么练??】?


? ? ? ?

? ? ?

? ? ? ? 1984年8月3日,星期五,晴,天气炎热。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食品公司汽车队一楼储存仓库内。


? ? ? ?“哒哒哒哒……”今天清晨,有两架直升飞机掠过上空。老汪指着天空,告诉我们:“前线又有战事了。直升飞机一般都是用来转运重伤员的”。

? ? ? ? 进入文山,我们才真正闻到了战火硝烟味。

? ? ? ? 在这里,我们度过了进入在战区以来的第一个“八?一”建军节。战友们品尝着当地的各种菜肴,开心地燃放着鞭炮,脸上的表情并没有看出有丝毫因为就要上战场的怯意。中午,我请假出来,和屠兴安、干天阳走进街边上的一家餐馆,要了1瓶白酒、1份三七汽锅鸡、1盘爆炒猪腰花和1斤红烧狗肉……谁料,这里的1斤是指1公斤,弄得我们把肚子塞得满满的,也还剩下了不少……

? ? ? ? 其实,此时的我对这些并没有投入太多的热情,而是更专注于眼下的训练。

? ? ? ? 这几天,部队开展了一系列声讨越寇侵占我领土,杀我边境军民滔天罪行的图片展览和专题教育活动。

? ? ? ? 老山,位于云南省文山苗族壮族自治州麻栗坡县船头镇以西,中越边境天保口岸西南5公里处的中越边界骑线点上,横亘于中越边境12号至13号界桩之间最高点。主峰海拔1422.2米,面积约8平方公里。占据老山,向北可通视我国境内纵深25公里的广大地区;向南可俯瞰越南老寨、清水以南至河江省会27公里地区;向东可封锁我国麻栗坡县至越南河江省的主要通道、口岸;向西可监视12号界桩以西至扣林山边境诸要点,是扼制越南西北部河江市通向云南省的咽喉,战略位置至关重要。

? ? ? ? 1979年,越军趁我自卫还击部队后撤之机,占领了我国陆地边界所有骑线点上的有利地势,包括老山、八里河东山、扣林山和者阴山。“两山”,即老山、者阴山。抢占这些制高点后,敌军越过边境到我方境内构筑工事,埋设地雷,安插竹签,并向我方开枪开炮。仅1979年至1984年5年间,越军向这一区间的我国境内发射各种炮弹4万多发,炸毁民房百余栋,打死打伤我军民326名……导致边境群众有家不能归,有地不能种,学校不能上课,万亩橡胶园、茶叶不能采收,群众纷纷撤离家园或躲进山洞,人民生命财产受到了巨大的损失。

? ? ? ? 为了严惩越冠的侵犯行径,改变边境地区被动的防御态势。4月28日,昆明军区14军40师118团收复了被越军占领的老山;4月30日,11军31师收复了者阴山;5月15日,14军41师122团收复了八里河东山……7月12日,越军不甘心失败,向我坚守在松毛岭地区的11军32师发起了师规模的进攻……

? ? ? ? 我们就是要在文山州通过短时间的临战训练,接替前方已经疲惫不堪的部队。

? ? ? ? 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,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。说实话,我们一军除几名参加过1979年2月对越反击作战的战斗骨干外,对于战争基本上都是纸上谈兵,没有亲历过实战的锻炼;而我们的当面之敌,则有着抗法、抗美等30多年作战经验的部队。

? ? ? ? 再者,我们学非所用。以往,我们研究的作战对象是某世界军事强国,训练的重点是“三打三防”,即打飞机、打坦克、打空降和防原子、防化学、防生物武器,主要训练模式是着眼于陆、海、空大兵团合成作战。而我们当前面临的是亚热带山岳丛林战斗,坦克上不去,大部队展不开,更需要部队具备对高原环境的适应力,兵种间配合一致的协调力,孤胆作战的突防力;我们的敌人常年生活在当前这种环境里,光着脚丫不怕刺,爬树攀岩像“猴子”,翻山越岭像“兔子”……

? ? ? ? 仗怎么打,兵就怎么练。

? ? ? ? 这几天,连队的教育训练紧锣密鼓地展开,组织了“摆问题、找差距、论危害、出良策、担责任”的大讨论,根据变化了的作战对象,我们在训练中强化了体能的适应性,练一专多能,演战术协同。

? ? ? ?全连干部战士“登山负重”,即,每天背负着40公斤以上的沙包翻山越岭,练习体能耐力;“穿山打洞”,即进深山挖猫耳洞构筑工事,练野外生存能力;“对抗互动”,即,单兵对单兵,小组对小组,班与班,排与排开展战术技术对抗演练,练组织指挥,改防协调能力。

? ? ? ? 连队“外军研究”兴趣小组,就千变万化的战场可能出现的情况编写了问题100例,有针对性地组织大家展开学术辩论。尤其是针对越军特工的渗透与反偷袭训练。

? ? ? ? ?在训练中,我第一次见识了18种类型的防步兵地雷,其中有拉发雷、拌发雷、松发雷、跳雷、诡雷、定向雷等……大的直径25公分,小的只有墨水瓶般大(踩上这种地雷,一般炸不死,大多结果是“一条腿保边疆”)。以往的训练害怕出事故,大多是从理论到理论;而这一次,从布雷到排雷一律是“真家伙”,来不得一丝懈怠。

? ? ? ? 每个连队还配发了79式狙击步枪,我是“神枪手”,当然是先过了过瘾,训练难度是后座力大,要求在800米开外一枪将一枚鸡蛋击碎。据悉,该枪是在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从越军手中缴获的前苏联德拉贡诺夫(SVD)半自动狙击步枪的仿制品,当年正式定型,1981年投入批量生产。这是该枪首次大量装备部队,投入实战。

? ? ? ? 我们每天的临战训练,花费的精力比过去倍增。因为我们懂得,此时多流汗,战时少流血。

? ? ? ? 昨天,南昌步兵指挥学校派遣的毕业实习学员分下来了。连队有3名,一个排一名。有两名是南昌人,刘健在三排,胡林华在我们二排。因为之前带过南昌兵,感觉他们讲义气,匪气重,开口是脏话……因此,对胡林华的到来,我没有投入江西同乡应有的热情。